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军事新闻 >
西方人心灵的东方救赎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6-28 23:16   来源:未知   阅读:

二战后,美国的城市化、工业化进程进一步加快,人们在享受丰富社会物质的同时,也饱尝工业化所引发的一系列后果,其中最强烈的就是人们普遍遭遇的精神危机。而富裕的中产阶级则是受到精神重创最为严重的群体,因为更多的物质满足让他们产生了“顺从感”,而这种“顺从感”反过来也让他们承受来自社会的更多压抑与束缚,特别是出身于中产阶级的青年人则真正成为“迷惘的一代”。于是,这群敏感、多疑并想要获得救赎的年轻群体便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来揭露社会的虚伪和发泄内心的不满。出生于富裕中产阶级家庭的塞林格亦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和他笔下的人物都是这个异化社会的亲历者,但不同于青年群体或盲目、或激进、或堕落的解脱诉求和行径,塞林格在古老的东方禅宗中找到了完美的救赎之路。

在禅宗里寻找生命的价值与意义

异化社会并不是克尔凯郭尔理论中的虚幻假设,也不是卡夫卡作品中变形的荒诞书写,更不是海德格尔对人类“存在”意义的无端质疑,而是20世纪中叶西方世界的真实写照。在美国,异化现象已经充斥于社会的每个角落,由于金钱与地位已经成为衡量个人价值的主要标准,所以人们陷入对物质的疯狂追求而沦为其奴隶,虽然精神上的丝丝空虚让他们依然怀有找回生存意义的念头,但这种精神上的诉求难以与强大的、无处不在的异化角力,于是人们只能在获得物质享受的片刻欢愉与体悟人生价值的终极自在之间被无尽的痛苦和焦虑裹挟。

塞林格在早期的作品中就曾借助笔下的人物反映青年人在“沉沦”的生活状态中的种种精神危机。无论是《年轻人》中因为坚持自己的标准而交不到“所谓”男友的艾德娜,还是《冲出麦迪逊的轻度反叛》中因为无法忤逆内心而去接受“高等白人”生活而喝醉的霍尔顿,或是在《维利奥尼兄弟》中将代表精神、物质的两兄弟直接对立,这些人物描写和情节设置都体现了塞林格对异化现象的敏锐把握和精准再现。但艾德娜的无奈、霍尔顿的买醉,甚至乔?维利奥尼因车祸不幸死亡等结局却无一例外地指向塞林格也没有找到救赎之路这一事实,直到他于1946年末接触中国的禅。英国历史学家阿尔诺德?汤因比曾说:“20世纪最有意义的事件之一也许是佛教到达西方。”一向对事物持有实用主义态度的美国人能够以极大的热情拥抱一种异域宗教,其最大的原因就在于他们能在佛禅里获得原有西式信仰中无法得到的精神慰藉。显然,面对异化世界对人性的肆意践踏以及对人类生存的极端否定,无论是塞林格还是对禅着迷的西方人,他们都在禅宗里重新看到了生命的积极价值与意义,看到了人类精神上与生俱来的神圣性。

Power by DedeCms